中国游泳隐忧显现,孙杨之外谁还能夺金?中国游泳隐忧显现,孙杨之外谁还能夺金?

中国游泳隐忧显现,孙杨之外谁还能夺金?
中国游泳还得靠孙杨挑大梁。 图/Osports2019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昨晚在韩国光州闭幕,获得16金、11银、3铜的中国队位居金牌榜榜首。本届世锦赛是明年东京奥运会前的“小考”,中国泳军的表现有喜有忧:跳水依然是“梦之队”,收获3金的游泳队完成了既定目标,但暴露出了问题,公开水域则实现了历史性突破。稳 跳水队拿金牌拿到退赛7月20日,光州世锦赛的跳水项目结束了全部比赛。中国跳水队获得了全部13枚金牌中的12枚,唯一旁落的金牌还是由于杨昊/昌雅妮在混双3米板退赛。中国跳水队本次的出征阵容“以老带新”,不仅有施廷懋、曹缘等老将,也有陈芋汐、卢为、杨昊等初登世界大赛舞台的新人。大胆起用新人是跳水队本届世锦赛的一大亮点,中国队已经连续两届世锦赛丢掉女子10米台的冠军,这一次,陈芋汐和卢为两名14岁小将包揽了该项目冠亚军。尽管跳水队领队周继红在队伍刚抵达光州时透露,“女子跳台更新换代很快,东京奥运会之前,女子跳台的变数还很大。”派出陈芋汐和卢为的最初目的是练兵,让她们积累大赛经验,但在两人强势拿下女子10米台冠亚军后,被外界认为她们的奥运前景可期。此外,与“老大哥”杨健一同出战男子10米台的杨昊获得亚军,他在比赛中多次跳出高分,307C甚至拿到满分,也成为跳水队的一大收获。在各项目比赛中,捍卫了“梦之队”荣誉的中国跳水队也看到了问题:男子3米板的金牌是中国队拿得最困难的一金,尽管谢思埸和曹缘包揽了冠亚军,但之前一路领先的是英国名将拉尔夫,如果不是拉尔夫的最后一跳出现重大失误,中国跳水队很可能会在3米板上留下遗憾。面对对手加快追赶的步伐,周继红表示,任何一跳都不能掉以轻心,“今后的训练中还是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稳定实力,中国跳水队要充满信心地备战明年东京奥运会。”叶诗文“回归”,成为中国女队最大希望。 图/Osports忧 游泳队后备人才不足本届世锦赛游泳比赛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中国游泳队收获了3金2银2铜,这一成绩基本完成了赛前既定目标。但相较于上届布达佩斯世锦赛所收获的3金3银4铜,中国游泳队的奖牌数量有所减少。而且正如孙杨恩师、国家队资深教练朱志根所指出的,“后备人才不够、人才厚度不够”等问题已经暴露无遗。闫子贝和叶诗文是中国游泳队本届赛事收获的惊喜,四次打破、一次追平亚洲纪录的闫子贝被朱志根认为“提升了我们备战明年东京奥运会的士气”。重新回归泳坛的叶诗文用两枚银牌告别长达六年的低谷,在朱志根看来,小叶子明年奥运会“有望争取400米混合泳的金牌”。从目前的情况看,孙杨和徐嘉余仍是男队在奥运会的夺金希望,叶诗文或许是女队唯一的夺金点。接力项目令中国队难言乐观——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以往在世锦赛舞台上具有竞争力,游泳队赛前对这一项目的目标是“保三争一”,最终只获得第四名;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更是狼狈,中国队在这一项目上没有第二梯队,必须以主力阵容从预赛拼到决赛,而且主力阵容里还包括主项是仰泳的徐嘉余。相较于“以老带新”的跳水队,中国游泳队的成绩点依然是那几张老面孔。此外,东京奥运会游泳项目的时间安排与以往不同:预赛在晚上进行,半决赛和决赛都在上午开始。选手们要为此调整“时差”,游泳队的备战也需随之发生变化。辛鑫在光州实现历史性突破。喜 公开水域实现历史突破与国人熟知的跳水、游泳相比,公开水域让大多数人感到陌生。公开水域在户外进行,水域环境变化莫测,而且没有划分赛道,选手间有直接的肢体接触,在比赛中经常会出现预料外的状况。7月14日,中国姑娘辛鑫以0.9秒的优势夺得女子公开水域10公里冠军,实现了中国乃至亚洲在这一项目上金牌零的突破。亚洲在公开水域项目的整体水平并不高,中国更是还处于起步阶段,2007年时,中国游泳才第一次派选手参加该项目的世锦赛比赛。一直保持对这一项目“垄断”的是欧美选手。在光州夺冠的辛鑫并非横空出世,她在2012年开始接触公开水域,正式转项前,她在2013年全运会上打破过800米自由泳的亚洲纪录、2015年全国冠军赛获得了1500米自由泳金牌……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这位山东姑娘名列第四。世锦赛上为中国游泳实现突破后,辛鑫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能在东京奥运会上有所作为,中国游泳也将她视作新的金牌突破点,上届奥运会未能站上领奖台一直是她的遗憾。按照奥运会的比赛规则,公开水域的竞争力度要小于世锦赛:世锦赛有64名选手参赛,而奥运会共有男、女各25人参赛。辛鑫表示:“身体对抗肯定没有世锦赛这么激烈,我会更专注于自己的比赛,希望能够继续创造历史。”新京报记者 周萧编辑 韩双明 校对 李立军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