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植文化自信 增强战略定力厚植文化自信 增强战略定力

厚植文化自信 增强战略定力
编者按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经历了不平凡的伟大历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中国号”巨轮乘风破浪,向着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稳健前行。为充分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所带来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生态良好、人民幸福的巨大优势,中央网信办与求是杂志社联合组织策划“中国稳健前行”系列理论文章,邀请思想理论界专家学者进行深入阐述,今日在求是网推出第九篇,敬请关注。  内容摘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自信本质上来源于文化自信。在当前外部环境复杂、风险挑战严峻、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强调文化自信特别重要。面对世界局势,面对我们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所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的困难和阻力,我们会深刻体会到文化自信的重要意义。文化自信不是哪一部分人的问题,其意义也不限于文化,而是关乎国运兴衰和民族未来的时代课题。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族最有理由自信”的论断有着充分的历史根据和理论根据。中国共产党最有理由自信,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八年艰苦奋斗的历史证明了的;社会主义中国最有理由自信,这是建国七十年伟大成就的历史证明了的;中华民族最有理由自信,这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持续发展和文化创造的历史证明了的。  文化自信的依据何在?  我们的文化自信不仅有历史根据,而且有现实依据。可以说,它是历史经验和现实成就的双重结合,既具有历史的连续性又具有现实的可验证性。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社会主义中国的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是文化自信的中流砥柱。文化自信的根据,既在传统文化之中,又在现实之中,它离不开当代中国社会。近百年的苦难历史证明,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就不可能有重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有组织的政治力量;没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就不可能有新中国,就不可能找到重新树立文化自信的道路。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的特征。世界政党史证明,没有一个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建党近百年,目标始终如一,朝气蓬勃,坚持自我革命;也没有一个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长期处于执政地位,把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长远目标和现实目标相统一,逐步朝既定目标前进。领导人可以换代,但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变;实际政策和措施可以与时俱进,但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不变。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和实现历史使命的坚定性所表现的,是中国政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优越性。  这种优越性也为西方有些学者所认可。他们说,“中国制度的一大优势是长远战略。在欧洲,我们每四年有一次选举,有时候,新政府上台会宣布一些举措,到了第二年,一些变革正在缓慢进行,到了第三年,我们要思考下一次选举。到了第四年我们一切都会停止,因为下一次选举来临了,所以我更喜欢中国制度所具有的长远模式。”还说“拥有强有力的执政党是件好事,可以采用长远的模式,而欧洲和美国都太过短期。这就是所谓盎格鲁—撒克逊模式。这是一种短期决策模式,只关注股东利益和短期回报,中国更关注长期回报以及回馈社会,我觉得中国正坚持这一原则。”这个看法,客观地肯定了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优越性。  只要毫不动摇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中国道路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我们就不怕任何狂风巨浪,我们的文化自信力能经受任何考验。  对“源自于”“熔铸于”“植根于”应如何理解?  对文化的研究不能限于文化自身,必然要对文化和文化产生的历史进行研究。这个研究既包括它的根源、发展及其现实基础。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源自于”“熔铸于”“植根于”的问题。  不理解“源自于”,就不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之根。一个没有传统的文化,不知从哪里来的文化,如同水上浮萍,经不起风吹浪打,只能随波逐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不是从空地中产生的,废墟上不可能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它如黄河、长江之水,有源头。它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们的祖先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包括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敦煌研究院考察时指出,“敦煌文化展示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敦煌是历史上东西方文化交汇的重要枢纽,不同文化在这里汇聚和交融,塑造了独具魅力的敦煌文化”。中华文化不仅博大精深而且是具有创造性和生命力的。我们的文化历经5000年发展从未中断,全赖这种创造力。在历史上,历代都有杰出的思想家从不同方面对中华文化积累作出自己的贡献,积土为山,汇流成海。  如果说“源自于”回答了文化何以自信的“历史之问”,那“熔铸于”则回答了中国传统文化“向何处去”的问题。我们不仅要懂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历史之根,更要懂得中华文化在近代百年之变中“向何处去”的问题。中华文化向何处去,是决定中华文化塞流断源,还是继续向前发展的大问题。中华文化不能也没有随着清王朝的没落而塞源断流,不仅因为中华文化具有持久的生命力,而且因为中国人民的顽强拼搏精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熔铸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中,这种文化走向既是中华文化发展的连续性,又是文化发展中质的变革。不懂得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创立是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在当代的发展,就不懂得中华文化的传统与当代的辩证关系。如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没有能够“熔铸于”中国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中,中华文化就有可能重蹈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文化断流的历史宿命。  “植根于”则是关于推动文化产生、继承、发展的动力和文化的源泉问题。历史证明,人类从事的物质生产活动、政治活动和其他多种实践活动,是文化产生的社会土壤。它提供凝结为文化内容的源泉,而且提供继续推动文化发展的动力。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先人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关系经验的精神升华;而我们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则是中国近百年革命实践和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精神升华。不懂近百年来中国的革命奋斗实践,不懂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历史实践,就难以理解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什么会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源头,就不会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何以“熔铸”于中国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则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逐步培植起来的。  研究文化自信问题,一定要从理论上弄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源自于”“熔铸于”和“植根于”的问题。这样才能弄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基本走向以及以由实践赋予的精神特质和民族特色。这是从源与流、文化与实践关系中考察中国文化自信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

Previous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